山西11选5走势图连线
國粹擷英

當前位置: 首頁 >藝苑殿堂 >國粹擷英

【中國文史出版社】杜近芳:我與《紅色娘子軍》

信息來源:院辦發布日期:2018-04-12

我與《紅色娘子軍》

杜近芳口述   張正貴整理


  1963 年,何金海老師帶我去三座門看電影《紅色娘子軍》,白天看完了,我非常激動,我說晚上再看,哪看都成,站著看都成。我跟何老師說,“咱們要排這戲多好!”何老師說,“你別跟別人說去,內定了!”我趕忙問,“都誰呀?”“你的瓊花,李少春老師的洪常青,袁世海老師南霸天。”我說,“葉老師呢?”何老師說,“葉老師說了,戴著金絲眼鏡,拿象牙煙嘴,一要跟葛存壯學習,二要跟葛老賽一賽,南霸天是草包,這師爺腦子里頭可不簡單。”

  咱們詳細講講《紅色娘子軍》創排的具體情況。比方說洪常青這個角色的設計者是李少春。李少春身體欠佳的時候,就是李金泉幫著他進行設計。給吳清華設計唱腔的是張君秋先生。

  當時,為了排好這個戲,李少春、李金泉、張君秋、閻肅等我們這一組都不回家,都住在軍藝那。閻肅特別逗,因為每天三班的創作,天氣又特別熱,所以熱得不行了,閻肅就穿游泳衣跑到游泳池里納涼去了。很少看他休息,不是拿筆就是在那看書,要不然就是寫東西。他平常不大說話,人非常謙虛。經常是寫好的詞就分給大家去看,大家看完之后,他就到我們創作組來,然后對大伙說,我寫這本子,你們看看,這成不成?當時,他是創作組的負責人,他非常尊重京劇藝術的特殊規律,愿意傾聽大家的意見,參考吸收大家的好意見,再進一步修改文學劇本。有時候唱腔組和身段組的同志意見不一,他能把這些個好的意見綜合在一起,很好地吸收和調和。我記得閻肅在創作《紅色娘子軍》時,他在劇本上經常問我一句話,“你唱得舒服不舒服?”經常問張君秋老師,“你設計唱腔困難不困難?”哪不合適了,隨時就能更正修改。所以,這種創作的態度和合作的精神,能不創作出成功的作品嗎?為什么《紅色娘子軍》那么快就排出來了?就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塊,心想在一塊,創作的意念在一塊。因為大家伙在一塊都沒有隔閡,所以這戲很快就出來了,然后進行彩排。彩排的時候,請各樣板團來審查,然后進一步修改提高。從1970 年開始,到1973 年就拍了電影。

  閻肅說,我是先有的生活,才有的戲。我們都覺得閻肅在生活的體驗上是很深的。所以演現代戲沒有生活的體驗和積累就是閉門造車,是不行的。你不到生活中去感受體驗,你腦子是空的。

  我要體會“娘子軍”的戰斗生活,我就必須要下部隊去體驗軍營的生活。因此,我上楊村小部隊,下連隊去體驗,還必須練打靶。連隊小戰士都是從農村來的,做那飯就做四成熟,我就跟他們吃一樣的飯。到了禮拜天,分別是上午10點吃飯和下午4點吃飯,餓得難受,就得忍著。那時候,每天像軍人一樣出操訓練,我吃的多著呢,不像女同志的飯量。你不能想象我那時候,吃著一大碗的頂著鼻子的白米和小米飯,邊吃邊拿一碗水,一邊吃一邊喝。有時候這禮拜改善一下,吃一回炸油條,下禮拜吃一回油餅。

  我還打過手槍,打過和沒打過是兩回事,這在舞臺上是能體現出來的。在楊村時,我打的是步槍,每天一大早打靶,趴了一個多月,連那邊都打不著,打槍不那么簡單。后來老覺得肚子老涼的,就是在那趴的,也顧不得。在《紅色娘子軍》中,吳清華拿的是“老三八式”的步槍,如果我要沒有下部隊,這槍你拿都不會拿,是不是?更不要說各種舉槍、瞄準等的動作。因為一般咱們拿槍,一個是沖上,一個是沖地,這樣走火不容易出事。

  我在《紅色娘子軍》中,剛開始演的時候拿槍橫著就出來了,這個懂的人就知道這是沒打過仗的。等到我后來經過軍隊的體驗和訓練之后的吳清華再拿槍,朝天朝地,就是標準的姿勢。所以演現代戲,必須要體驗生活,你沒有生活到臺上就露餡。

  我們排出《紅色娘子軍》之后才去的海南島體驗生活。吳清華是一個童養媳,她是在海南島上生活得很苦的一個女孩子,睡牛棚,蓋的是草席。我上了海南島之后,才知道什么叫睡牛棚,蓋草席。我一看現場那環境,我內在的情感就深了許多。演這戲,如果覺得我美我媚,那你絕演不好這戲。所以我后來唱的時候,自己也感到越唱越有味。那時候張君秋老師給編唱腔,我們兩人晚上就坐那院子里,《紅色娘子軍》的唱腔就是這樣一夜一夜地搞出來的。我和張老師一塊研究,我們一塊分析閻肅給我們講的唱詞的內容,和我們的唱腔一對照,內容和形式絕對是統一的。

  這出戲的合作者們都為了藝術非常的堅韌和拼命,比如,洪常青的扮演者馮志孝。他是唱老生的,是作為青年培養對象來到一團的,拜了馬連良先生。他是有基本功的,但是主要是唱工和做工老生戲,但在這出戲上也是脫了層皮,很拼命地在完成,超越了老生行當。為什么呢?給他設計了高難度的動作,你想想他一唱老生的,讓他打飛腳上桌子,不是從桌上打飛腳往下,是從下打飛腳跳桌上,對于一個武生演員來說,也不是那么簡單的。所以,馮志孝得了肝炎,就是這出戲給累出來的。我記得,當時劇組一起出發,都坐大汽車,所有人都上了汽車,唯獨不見馮志孝,一看他上不去,腿都邁不動,就坐在那個上車的臺階上,他跟司機說,“你關門吧。”然后,他嘴里邊就開始吐白沫子了……所以,我們這些人為了藝術都是拼了命了,我們是帶著這種情緒把這電影拍好的。


  內容選自《難忘的記憶:國家京劇院老藝術家口述》,中國文史出版社2016年10月出版,責任編輯王文運、梁潔。


原文鏈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36nRzQLF40mSCNqlv74_Iw


演出資訊
更多

版權聲明 隱私聲明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在線調查

Copyright?2010-2017 All Right Reserved版權所有:中國國家京劇院京ICP備14028447號-1技術支持:英迪信息(010-58607543)

電話:(010)58519688傳真:(010)58519608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 總訪問數 :22447898

山西11选5走势图连线